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行王毅去年各种经济目标均达到没必要纠结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9:43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央行王毅:去年各种经济目标均达到 没必要纠结

“2012年的物价涨了2.6%,经济增长7.8%,新增8.2万亿的贷款,M2没有达到了13.8%,收支平衡是正2.7%、2.8%,所以我们对2012年的各种目标都是达到的,没有必要那么纠结。”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的王毅在2013年中国经济预测发布与研讨会上表示。  以下是发言全文:  在座的各位专家,老师大家好,我分享中国经济的观察,也谢谢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中心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一些基础性的支持,谈中国经济,特别是谈2013年的经济,前面科学院也给了8个预测报告,但是我看是十个主要方面的指标,有些方面的预测,比如说中国贸易的预测,还有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的预测,难度都是相当大的。在过去长期经济的贯彻当中,对这些的预测都是有挑战性的,科学院与他的理论基础做这方面的东西值得我们敬佩,谈到自己对经济的看法,看2013年不仅让我们看到2012年,2012年应该是让中国宏观经济观察者很纠结的一年,年初的时候,大家都预计到向下要调整,但没有料到二三季度调整的这么深,超预期的调整,有很多投资者,特别是国外的机构投资者,就担心中国经济的硬着陆,特别是担心中国经济的需求下降,导致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下降,声音是很多的,但是回头来看一看,2012年的经济是多么好的一年,物价我们是涨了2.6%,比2011年跌了5.4%,降了不少,经济增长我们涨到7.8%,货币我们新增到8.2万亿的贷款,M2没有达到14%的目标,也达到了13.8%,在07年,08年的时候我们收支平衡是正的8%,10%,但2012年也恢复到了2%左右,全年是2.7、2.8%,远远要低于说国际不平衡导致的金融危机,4%的正负区间这个说法,所以我们对2012年的各种目标都是达到的,没有必要那么纠结。  再看看2013年,就我现在所接触到的宏观调控部委和学术机构,包括机构的投资者的预测都要考虑,2013年是更加乐观的一年,但在这个乐观的情况下,有两者的判断是要排除的,把2013年的增长不能拿2009年2010年去比,为什么?2009年我们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我们是做到4万亿的投资,是政治性的概念,财政是不是花了1.13万亿,没有人知道,为了应对这个,我们的货币是超速增长,在上一年4万多亿的基础之上,放了9.7万亿的增长,光信贷一年新增就要远远超过你的名义GDP的增长量,如果这样的话,你想一想财富是什么来的?所以09年,2010年的高增长应该是剔除的,不应该成为我们的参照系。第二,我们也不应该把过去30年年增长10.1%作为参考系,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有人口红利,我们有全球分工的调整,我们有占全球贸易份额加入WTO的4%,提高到去年的11%,这种得到国际分工的好处。还有用我们城镇化率年均提高一个点的这种市场的空间,这些东西都在发生变化,也许城镇化率的空间还会朝前走,所以说排除这两种参考系来看,就看我们现在的潜在的增长水平,经济的适度下滑,有质量的让老百姓得到收入保障的结构更加和谐的增长确实应该是我们追求的。  那么都在这种年初遇到中国经济乐观向上的氛围下,我们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我们也在看我们的环境,很多专家学者说了,我们担心国际经济,国际确实是最大的不确定性,想一想国际的不确定性,就想一想进出口的预测是多么的困难?在去年,不在这个讲台上,在其他的讲台上,主流的对中国进出口的看法就是2012年全年的贸易顺差能维持在1000亿左右,去年实际2300亿,都没有想到,全球下滑,中国下滑,中国出口下滑,但是中国的进口更大幅度的下滑,所以我们的贸易顺差反而在扩大。在这个环境下看国际的环境,世界最主要国家都在做,美联储每个月买850亿美元的资产,在12月12号,就是圣诞节的那一天我见日本中央银行国际司中国事物官员,第二天26号,安倍上台,对日本人的压力是什么?日本央行怎么接受?他没谈出来,结果他把我们官员的一些主张都披露了,其实日本央行是不愿意受政策过多的干预来做宽松的,他不但要关注物价稳定,也要关注经济增长,在物价稳定上调到2%左右,汇率要贬值,如果这些的宽松都放出去,我们的确应该关注国际市场的动荡,国际的投机,国际大宗商品的波动,并且从这里还想到一点,在去年年终的时候,就有伦敦的经济学家测算,就说为应对危机各国央行花的钱太多了,已经超过过去100年来最大的人类历史的损失,危机的时候大家都紧张,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要充满了血液,那么流动性是不足的,危机过后能不能时时的把这些流动性收回去是对各国的中央银行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个挑战,是关注到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在所有的G20的国家里,应对危机的过去五年劳动力成本上升最快的是中国,我们做了春节前后大样本的中国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在过去的三年09年到2012年涨了48.5%,到珠三角去看,农民工工资涨20%以上还招不到人,这样以来对我们长期的所谓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优势是很大的打击,的确我们要调整产业结构,我们要做更有技术含量的一些出口,但我们也要想到在目前的人力资源条件下,我们还有2.5亿的低端的农民工要生活、就业,这个后果也是值得我们思考在经济结构调整和保持适量的现有产业格局下如何来做的?其后果有两个方面,举个例子,在座的各位看低端的凡客已经在孟加拉国做了,我们在美国市场上出口总的份额没下降,但是细分市场上我们劳动密集型的中国产品在美国市场上从2011年,2012年都是下降的,2011年大概市场份额下降了2个点,东南亚的这些国家填补了市场份额。还有一个风险,刚才我跟宝良议论的,劳动力的成本如此快速的上涨这就让我们在上面观察形式的人有一个很说不清楚的现象,粮食九连增,为什么去年大米是创了新高,难道在座的各位都不喜欢我们生产周期的东北大米,而愿意吃更快速省长的东南亚的大米,这是需要我们探究的问题。  第三,上游的扩张,造成了大的融资平台,这个融资平台目前看,量在微弱的减少,但减少是在我们的信贷上面,整个的规模并没有少,并且两年前重视这个问题的时候规定不准新增贷款,去年迫不得已在新增上不松口,在展期上做了一些松动,但是去年下半年一个什么现象,如果你没有给他一些增量支持的话,大量的基层政府的信贷在开始做理财产品,在开始发债券,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两年前我们还说得清楚,我们质量是多少,现在要说清楚,恐怕是很困难的。第四,中国影子银行体系的风险,华夏不是个别事件,是因为华夏想给大家做,但是没有成功,在华夏之前,不说好多吧,有些商业银行也出了事情,结果是什么?所有的银行体系外的东西,将来大家都可以放心去买,风险教育无从谈起,中国的市场早晚会有麻烦,我们没有风险,没有违约,没有历史的变故,说明中国的经济好的不得了,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问题。  实际上这些风险都能站在这里谈,恐怕都不是风险,要相信我们是一个有高度执行力的国家和政府,只要认识到的事情,我们都能解决,所以能够谈得出来的都绝对不是风险,风险是什么?特别潜在的风险是什么?是你还没有看到的东西,那还是风险,所以说未来的风险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但我相信,我也同意宝良的观点,货币的高增长恐怕是埋下未来风险的隐患,有很多朋友质疑,说全球各大央行都在宽松,为什么中国人要紧缩,而不愿意公开的宽松,实际上中国有没有宽松?我们其实是比他们更多的宽松,考虑到2007年我们已经宽松了十几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危机应对上,国外提出了一个东西叫金融摩擦,他们中央银行放出去大量的钱,由于他们在实体经济环节,大量的滞留在银行体系内部,但是中国没有,只要你能放出去钱,迅速增加到每个角落,我们没有金融摩擦,我们只有飞快的车轮,由这一点我们再来担心2013年,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的话,我们预测2013年的贷款恐怕要接近到比现在要更大的数字,整个的社会融资规模跟GDP的比重是更大的偏差,这样我们就不能指望在北京的四环内还能够让普通的老百姓去置业,谢谢大家!

永靖牛皮癣医院

成都西部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警惕包茎包住你的性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