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文魁国企改革必须依靠产权改革这把总钥匙

发布时间:2021-01-25 16:35:53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张文魁:国企改革必须依靠产权改革这把总钥匙

国企改革是一项综合性改革,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从未止步,目前政企难分,政府管人、管事、管资产的办法不仅使国企效率难以再上新台阶,也成为打造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掣肘。诚如张文魁所言,力推产权改革的胆识和决心已经成为关键,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恰成最好的时代背景板。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自此,新一轮国企改革大幕开启。7月,6家央企纳入开展“四项改革”的首批试点。近日有消息称,国资委有望近期发布国企改革的三类框架性指导意见。这6家试点央企将根据该意见制定企业的改革落实方案。

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央企层面试点的同时,地方版国企改革方案也相继推出,目前已有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等近20个省(市)出台了国资国企改革方案,而吸引民资参与国企改革被反复提及。

如何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平衡国企和民企的诉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参加“第三届国际税务论坛”时就此问题专访国研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这位多年跟踪研究国企改革的专家表示,国企改革再破冰,不仅是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也是打造经济升级版要求的倒逼,已在深水区的国企改革,必须依靠产权改革这把总钥匙,才能顺利重构政企关系,释放市场活力。对于产权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如此表述:产权是所有制的核心。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混合所有制是产权改革一大方向

NBD:国企改革在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地位怎样?

张文魁:国企改革在整个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系统工程当中处于核心位置,我们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什么?是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并且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国有企业的症结正好是企业和政府关系没理顺,如果这个关系不理顺,市场没有办法发挥决定性作用。

NBD:国企改革的核心和路径应该是什么?

张文魁:国企改革的难点一个是产权改革能不能得到广泛的认同,第二就是计划经济留下的遗产能不能得到比较干净的处理。

现在国企改革进行了三十多年,绕来绕去,肉都吃了,就剩下产权改革这块骨头,我们要不要去啃这块硬骨头。产权改革的一个大方向就是混合所有制,这是中央已经明确的内容。

国企改革,无非就是三条路:第一条就是继续国有100%的股权格局;第二条就是类似历史上已经出现过的直接出售中小型国有企业股权;第三条就是混合所有制。从当前可接受的角度,针对大型和特大型国有企业的改革都不可能做到像中小企业那样直接出售,但又不得不进行产权改革,因此要找到一条中间道路,也就是混合所有制。

应该说,混合所有制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股权重组,改变一股独占或一股独大的局面。

NBD:您能再详细解释一下产权改革的重要性所在么?

张文魁:产权改革是整个国有企业改革的一把总钥匙,没有这把钥匙什么锁也打不开。就拿国有企业薪酬改革来说,这个改革已经进行二三十年了,如果难度不大的话,早就改过来了,但是产权进行改革后,它会变得很容易。

另一个就是分红问题,如果产权改革完成之后,既有国有股东也有非国有股东,涉及分红问题,国有股东和非国有股东都有分红的权利,如果觉得这个企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利润不急着分红,把利润再投入比分红拿走更划算,我们就不用分红,如果觉得行业很平稳,利润拿走最划算,那就可以现金分红50%,董事会、股东会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何必要国家的硬性规定呢?

怎样让民企认同

NBD:国企改革的另一相关方是民营企业,怎么提振他们参与的热情呢?

张文魁:现在民企认不认同这个混合所有制是个问题,如果他们不认,就很麻烦。

怎么让他们认呢?最根本问题还是产权,就是民企的产权能不能得到真正保护。民企最担心什么,就是人家被叫进来,但是股东该有的权益得不到保护。因此,国资国企改革还需要很多配套内容,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我们是不是要依法治国。从这个角度来说,十八届四中全会将要讨论的依法治国非常值得关注。

NBD:那在经济领域有什么可做的呢?

张文魁:经济领域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行业和企业不一定需要国有控股,把控制权让出来,民企的动力就会提高,例如中石化说拿出销售板块的30%来让民营和非国有入股,假如这30%分散给好几个股东,民营企业的占比还是太低。因此,不能在一开始就有意识地去分散民营股东的股份。

我们需要改革的国有企业大部分都不是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巨无霸,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能够承受的。很多行业,国有控股权甚至可以一步到位让给民营企业,国有股比降到50%以下、民营股比升到50%以上,都是可以实现的。

在一些敏感行业不可行,那就可以不搞,但至少可以搞得很多很多,我们不能因为某些行业不能搞,就说整个国企改革不能搞。

NBD:这也是真正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重构政企关系的重要一环?

张文魁:当前有些企业态度不够端正,没有给民间资本以足够的信心。有的企业只是想借混改圈钱,一是圈参加混改的民营企业的钱,就是我们说的把他们当提款机;二是到证券市场圈股民的钱。

要防止这种状况出现,必须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制度,真正让股东会和董事会发生作用。出资人的权利应该仅限于行使股权的权利,也就是投票权,比如选聘高管的权利,就应该由董事会来决定。做到这些,提高民营企业的控股比例,有效保护他们的权益肯定是前提。

消除民企顾虑很重要,其实国资国企改革对于很多民企来说也是一个新机会,我相信国企现在有二三十万亿元的国有股价值,这里面有一些废铜烂铁,其中也包含一些金矿,民营企业在吃透国家政策和掌握相关法律的基础上可以积极参与国资国企改革,借这个机会使自己的企业发展上一个新台阶。

风险如何控制

NBD:国企改革与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关系是怎样的?

张文魁:经济增长已经从高速向中高速过渡,现实当中看到的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还比较大。从表象来分析,“大马”投资也不行了,“中马”消费也不振了,“小马”出口已经疲软了,我们更应该看一看我们整个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在什么地方。

从改革开放以来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增长的驱动力来自于非国有部门的创造力和不竭活力。现在非国有部门已经占了很大比重,但国有部门在过去几年基本上仍旧在固守一些堡垒,没有进一步改革,而且这个堡垒都是国民经济当中一些最重要的部门、最关键的部门。

这些部门对别的部门发展有很强制约作用。依我来看,现在经济增长下行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国有企业、国有部门对经济增长的拖累。

NBD:这种拖累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张文魁:如果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就一定要有优胜劣汰,你现在能活下去就活。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只要活不下去,就应该关闭破产,但是现在的事实是什么呢?国有企业长期亏损,政府在给他们输血。

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高速增长的背景下经营,形成依赖要素投入和低成本的粗放式发展模式,高速发展环境消失掉后,就暴露出很大问题,我们现在需要转变这种模式,往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高端移动,有这种能力和意愿的企业应该获得更多资源,但有些企业却受到了不应有的保护,这就影响了经济升级版的打造。

NBD:但是改革必然会有风险,国企改革牵扯到大量资产和劳动力的再分配,您觉得可控么?

张文魁:关于风险控制问题,破产不完全意味着倒闭,破产还可以重组,有很多大企业经营不下去,可以进行重组,可以大规模裁员,清理非核心业务和资产。而裁员会影响就业问题,这应该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常态。诺基亚竞争力下降,就进行了大规模裁员,这是新陈代谢,败下阵来,不重组裁员,其实会消耗更多社会的血液,活得健康的人血液就不够,劣不汰何以优胜呢,经济升级版怎么去打造呢?

我们在小风险和大风险之间要做出选择,如果小风险不暴露出来,最后酿成大风险时,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我们的增长要么就还是处于疲弱状态,要么就只能靠货币超发和信贷泡沫,以及过度投资来再次回到粗放的、扭曲的、失衡的发展道路,以后的“后遗症”会更大。

国企改革应该尽快推进。如果国家治理的改革以及国企改革,不能在这两年向前迈出坚实步伐,我们经济社会当中很多矛盾不但不能消除,还会进一步积累,对于我们下一步的发展会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也会引发很多不稳定、不安定的情况,并且改革是渐进的,而不是突然发生的,不能过度夸大风险。

天津室内装修设计

意大利装修案例

意大利三居室装修

明发浦泰梦幻家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