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一清中国还需在资源之外进行更多战略性投资

发布时间:2021-10-20 22:47:37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张一清:中国还需在资源之外进行更多战略性投资

张一清:中国还需在资源之外进行更多战略性投资 更新时间:2010-9-4 7:05:21   讯 嘉泰新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一清在今天参加2010年荷宝亚洲机构投资者论坛时表示,中国需要进行战略性的投资,包括在能源业,资源业,以及技术行业做出战略性的投资,甚至新技术方面也成为很重要的资源。如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我知道这是最后一个主题演讲,我今天想说的就是,全球范围内的资产配制,我们主要是在中国展开运营。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国在全球的经济增速是最快的,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是否应该在中国做投资呢?可能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可能说错了,因为在全球也有很多的机会,即使深信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引擎,仍然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做出投资。除非我们全球的话出现极大的机会。在08年的时候,全球都是面临着金融危机,有人会问我,在哪里去投资,把钱放到哪里,我说很简单。在成长性做出投资,全球哪里有增长期,其次在困难的时候做出投资,发现哪些资产是遇到了最大的困境,在这里做出投资,所以毫无疑问的是,机会是全球性的。

同时,对于全球投资者来说,其实我这边也想传达一个信息给你们。如果你们是一个全球的投资者,尤其是在这个领域的话,工作了很久,那么您确实需要倾听来自我的这则信息,也就是说,你此时此刻的资产配制,可能是不合适的,全球正在经历着变化,确实没错,然而,我们的体系包括里,以及一些原则都没有变化,所以,我想传达一个信息,这是我今天想谈到的三个话题,首先,为什么中国需要做全球投资?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在全球范围内有非常大的投资机会,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商业周期的对冲,或者说规避。其实我问中国的一个养老金的基金管理者,我问他,他认为我们的养老金,包括就是你的激情在哪里。特别是在需要资金的时候,当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往往需要注资,如果将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中国,那么你的投资组合如何,是否能够取得它,所以要对经济周期进行套期保值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中国需要多元化我们的外汇储备,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第三点,中国也需要进行战略性的投资,包括在能源业、资源业,以及技术行业做出战略性的投资,技术也成为很重要的资源了。同时,尤其在上海,那变得更加重要了,因为你看到,其实中国正在体验资产的泡沫,在资产泡沫的过程中,如何去进行自我保护呢?其实不久前,我们大概在隔壁也进行了沟通,那在沟通的过程中有人问我问题,个人财富是怎么管理的?其实我可能不会告诉你。其实之前有人会问我,当我搬到中国的时候,我是否购房了,我想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因为什么呢?因为可能会花1000万人民币,大概是150万美元,在中国买一个相当不错的,或者在上海,或者北京买一个相当不错的公寓,那我可以一个月的话,就是3000美元,两万人民币的租金租出去,我租的就是调了一下,其实我在美国买了一个公寓大概花50万美元,我出租的租金是3000美元,所以毫无疑问,这就是所谓的资产泡沫。

待会儿我会给大家解释一下,好的投资机会确实是存在着的,既使是在金融危机时期也是存在的。当泡沫破裂的时候,非常明显的是,我们去年也注意到一点,也就是信贷市场,其实那个是最好的投资,也有可能是一生一次的机会。你承担了信贷的风险,你获得股权的回报,未来是否有新的机会呢?可能是有。可能你们毫无疑问比我更了解机会在哪里,因为我其实并不是在美国那边居住,如果有好机会,或者说不好的,或者相对不那么好的,你都可以告诉我。

首先,我想提到的是,我们所拥有这样的一个假定,让我们假设中国是全球唯一的增长引擎,那只有中国有投资机会,中国需要品牌,中国需要技术,也需要营销渠道,也需要资源,同时中国还需要管理能力,那么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确实有这方面的一个重要需求,包括在欧洲,在美国,在日本,毫无疑问,这些国家其实都拥有以上中国需要的资源,所以中国确实需要在其他地方做出投资。

其次,如果中国的经济相当不错,那么毫无疑问,中国会给其他地区带来机会。我经常有这样一个论点,当我在美国的时候,我可能更年长了,我的阅历使我能够体验到美国的互联网破裂这样的一个泡沫。当时我的老板告诉我,这不是最硅谷最有魅力的一个工作,你确保要去承担这个职责吗?当时对于互联网泡沫做投资的话,我想当时是在互联网领域最好的投资,不要投资于互联网的股票,因为互联网的股票后来暴跌了。但是我法,其实对于互联网行业,或者说互联网泡沫投资最好的就是我们的旧金山这样的一个房地产的投资,其实它不会下跌的,永远往上走,确实有很好的资金从里面生成出来。如果你确实相信中国将会继续发展的话,其实你可以去看看巴西这方面的消费投资,因为其实在巴西那边,可能波动性更小,因为投资关键就是控制波动性,控制风险,如果中国的经济非常的好的话,那商品将会发展的非常好,然后巴西的消费者也会干的相当不错,因为他们的开支超过了他们的收入。所以他们的消费很好,这是我的一个理论。你通过这样做能够很好的控制风险,

我也回顾了过去五年的回报,过去的五年中,你看亚洲的市场,大概是200%,你再看看波动性,非常大,但是我们是人,我们知道我们在高点抛出,或者在高点去购买,低点抛出,那我们只是人,如果你是普通的投资者,在过去五年,股市都上涨了200%,但是大多数的投资者可能会遭受损失,我确实相信,在全球层面做投资,那其实包括在中国发展的角度,在全球投资的话,可能比仅仅在中国内陆投资更好。当然你再看看全球层面,看看机会在哪里呢?有一些人可能会说,我们现在正在摆脱金融危机的阴影,但是有一些人说,我们会有二次探底这样的可能性。可能二次探底也是OK的,前提是你能够找到更多的机会,毫无疑问,包括那些遇到困境的资产,正如我所说的,在美国的房地产的相关的资产,确实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那是很好的,去年最好的一个投资类别了,我指的是在09年。

你看看银行的贷款,大概是60美分,包括70美分这样的一个银行贷款利率,当时确实广受欢迎,包括相关的股权可能有一定的恢复元气,二次探底可能有新的机会,包括私募股权的二级市场,可能有很多人需要退出,特别是养老金需要退出,不幸的是他们有过多的资产配制的情况出现。我给大家举一个房地产市场恢复的例子,是今年4月份的时候,或者就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可能社会有所改变,但是总体的趋势是一样的。这是所谓的抵押支持的政权,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市场是多么强劲的在恢复着,我们这个行业恢复的态势。

给大家看下面的一个情况,这里就是美国的房地产是不是可以被支付的起,我不是一个房地产商,我不是给大家去推销销售美国的房产,但是可以看到美国房价的走势,在过去40年里,相比现在已经到 了一个高点,平均的一个房间的价格除以一个平均家庭的收入,在这点上并没有泡沫,然后又到了一个低点,这个是1978年的时候,这个数值是低于3。这其实也是一个平均的,采用了平均的一个租赁价格,在当时其实这个房产的租赁价格也是比较高的。我们可以看到,确实还是存在很多的机会。

我演讲的第二部分的内容是经济的活动,以及根据经济活动,经济成长为基础的一些投资的机会。这边有一个理论,以指数为基础的一个理论。我们希望在MCA里进行投资,我经常带有一个疑问,就是是不是需要做这么一个投资。MCA是不是合理?这个市场如果是有效的话就是合理的,但是我觉得市场并不总是那么有效,要不然我们也不需要跟在座的各位工作了,都失业了。我给大家看一些数据,我做的研究很简单,我把这一条蓝颜色的曲线画到图上去,蓝色的曲线其实就是我们的基准指数,在过去的10—11年里的这样一个基准指数的曲线情况,放到这张图上去,大家可以看到,在一瞬间里增长了40%,除此以外,我还做了一项其他的工作,我把GDP作为一个基础,来对增长的指数,我没有使用市场为加权,而是使用GDP的增长,紫色的曲线就是体现出这个指数A,其实就是利用GDP规模的指数。来看一下紫颜色的大概是增长了140%,这也是根据全球各经济体的而定的一个指数。我觉得这个指数的情况应该要改善,我们应该是使用更高质量的一些,或者说绿色的GDP的指数来做评级和评估。

还有一条曲线,我使用的是GDP的成长率指数,当然这条曲线跟前面的那一条曲线的走势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在这张图里会看到更加直观的一个情况。在这里给大家看到的,我们以GDP规模和增长率的指数,和现有指数比较,你可以看到,只有2008年的时候,这些指数的情况比较差,其他几年基本上还是比较均衡的一个指数年度回报率,08年的时候确实到了一个转折点,这个时候人们意识到了旧的理论和理念已经是不再行之有效了,所以到09年的时候就有了一个转变,看到09年的时候,这儿指数已经比这个情况好了很多。

根据经济的活动为基础的一个指数,或者说实际经济的指数,美国和英国,其实有更多的是虚拟的经济而不是实际的经济了。在这个表格里面,你可以看到特别是中国,它是的大低估了,当然不仅是中国了,还有其他几个国家,巴西、俄罗斯等等都是低估了,因为他们都是属于新兴的市场,所以如果使用指数来进行投资的话,要看到这些国家其实价值是被低估的,而且你使用老的一个理念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国家的价值是被低估的,所以会有一些风险。当然现在的情况也变化了,我们的风险不再是地区化的,国家化的,而是更多全球化的,所以说我们也看到,在这个发达国家当中,可能也有很多的风险,不仅仅是在发展中国家当中有风险,而且经济增长也是成为了投资的一个重要的考量,经济增长是投资回报的一个主导因素了。而另外市场的一个大盘,我们发现过去的理念可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被摒弃掉,很多的资金现在大部分还是留在西方市场里,因为对这个市场比较熟悉,而这些市场的资金要进行全球化配制的话,还是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基于市场份额和流动性的资产配制策略确实现在已经过时了,这就是我演讲的一些主题内容。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金华发电机出租

消毒产品备案

海南空芯陶粒板生产厂家

北京乒乓球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