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利杰出身华为最穷的天使投资人

发布时间:2020-03-12 11:15:39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王利杰:出身华为 最穷的天使投资人环球企业家cyzone导语: 一年前,王利杰恐怕根本不敢想象,10万元也能做天使投资。从2007年开始,从大公司辞职后的他,在上海、北京等地一场接一场地办着移动互联网的沙龙,广交各种朋友,但没有固定收入。

这位出身华为的投资人,做了一个“早期天使”模式—比天使投资更加早期的投资,每一笔投资额仅为5万、10万元,获得创业公司的2%、3%的股权。用手上丰富的资源为公司提供包括设计商业模式、介绍人脉等各种服务,这甚至可以理解为他在批量成为一批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一年前,王利杰恐怕根本不敢想象,10万元也能做天使投资。从2007年开始,从大公司辞职后的他,在上海、北京等地一场接一场地办着移动互联网的沙龙,广交各种朋友,但没有固定收入。

一年前,他拿出自己当时几乎所有的现金存款10万块钱投资了第一家公司。如今,这位长相酷似台湾明星林志颖的前华为员工“Leo”,是50家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股东。其中一家公司的账面收益,已经让他和朋友们一起投出去的400万元投资全部收回。

这是一种很新的商业模式,他给它起名字叫做“PreAngel”,用中文字面翻译过来就是“早期天使”—比天使投资更加早期的投资,每一笔投资额仅为5万、10万元,获得创业公司的2%、3%的股权。但王利杰会用手上丰富的资源为公司提供包括设计商业模式、介绍人脉等各种服务,这甚至可以理解为他在批量成为一批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王利杰自嘲道,自己恐怕是最穷的天使投资人。他曾经遭到过很多人的质疑甚至鄙视,甚至曾有人私信他说:“没钱做什么投资,SB!”不过,他过去一年的成绩却打动了薛蛮子、蔡文胜、松禾资本等天使投资人和机构,已经给了他3000万元成立一支新基金。

“每天都想着早点睡觉,11点躺下,可是每天忙完就3点了,却依然兴奋。我想我真的是太热爱天使投资这个职业了!”王利杰在自己的微博上写到。

积人脉

王利杰此前一直在华为的业务与软件部门工作。在主要销售通信设备的华为,这并不是一个核心的部门,但他在这里积累了很多经验和人脉。

2003年,他从华为出来,进入一家SP公司工作,那是由UT斯达康的吴鹰、软银赛富等投资的一家专门做小灵通相关服务的公司。“那时的移动互联网,或者说电信增值业务还处在抢钱、暗扣的时代。”王利杰告诉《环球企业家》。在这里他负责研究国外的新技术和新兴的WEB2.0商业模式,其中就包括刚出现的Facebook、LinkedIn等公司。但遗憾的是,当时国内并不健康的移动互联网环境让他的很多想法无法实施。

此后,他加盟了一家由海归团队创办的手机芯片公司。2007年7月他再次离职,并在8月创业做了一个SNS的项目,开始将自己的梦想付诸实践。但由于种种原因项目最终失败。

这次创业失败给王利杰却带来一个发现:当时他在项目的天使融资上遇到很大阻力,自己费尽周折用20%的股份换到了20万元借款,项目失败后他又归还了借款。他想,这种国内天使投资的不足之处也许是个机会。

但这只是个想法。真正改变命运的是他创办的Moblie2.0论坛。王利杰说,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要办个论坛。由于认识的人多,创业失败后那段时间常有朋友找他帮忙介绍各种资源,“有一天我突然接到许多个电话,让我引荐这个找那个的,我就说干脆晚上搞次聚会吧,把大家都叫出来。”王利杰回忆道,那天晚上来了20多个人,在酒吧里聊得很开心。这种聚会是Mobile2.0论坛的雏 形。

2007年10月的首次论坛,便是以Android操作系统为主题。对于这个新东西,许多人都认为会是智能手机的未来,当时王利杰请了谷歌中国Android业务负责人过来,论坛获得了热烈追捧。

由此一发不可收。2010年之前,他基本没有干别的事情,就是一场一场地办论坛,这些论坛都围绕移动互联网各个分支展开,包括移动游戏、移动广告、移动SNS等。也就是这段时间,移动互联网成为全球创业热点,也成为风险投资的新宠。在这样的背景下,Mobile2.0论坛场场爆 满。

这段办论坛的时光让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运营商、手机厂商、芯片厂商、SP公司、大型互联网公司、移动互联网创业者中,都有他相熟的人。

不过,那段时间他依旧在处于“想”的阶段,既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也没有想到可以操作的领域。只是偶尔会帮联发科等大公司兼职做顾问,拿一些顾问费。同时也帮许多创业者做顾问,“纯粹像帮忙。”王利杰指的帮忙是帮助创业公司设计商业模式、介绍资源等。

正是这种无意的帮忙,给他带来了未来的“金矿”。此后有10多家他帮过忙的创业公司给了他期权。这些公司中有日后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如名片全能王、巴别塔、viva阅读等。

创模式

但这些公司给的期权并不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我没主动问他们要这些期权,都是别人主动给的。”王利杰说,有时也很难去签合同,只是不稳定的口头承诺。此后,他开始尝试变被动获得期权为主动投资拿股权。

2011年年初,王利杰投资了人生中第一个项目,叫做GuruDIGger的工程师社区,类似工程师版的Facebook。

投资过程很简单。他先和创业团队见了一面,一开始是承诺帮助他们找融资。然后给这个创业团队发去邮件,大致的意思是,从2011年他准备尝试做投资,专注于非常早期的产品,每个团队投很少的钱,当然也拿很少的股份,再用他的资源帮这些团队开拓。而Gurudigger将会是这个基金投的第一个项目(后来这个基金被叫做Pre-Angel)。

王利杰和Gurudigger的创业团队一拍即合。“当时我觉得他们做的事情很有意思,而且融资的钱不多也不贵。”王利杰说,他个人向这家公司投资了10万块钱,只占2%的股份。这是他当时几乎全部的现金。

他的一些朋友知道这件事情后,就建议他干脆问朋友们募集资金,以这样的方式去投资一批这样的公司。

其实,对大部分创业公司来说,他们根本不缺这笔投资,大多数人是看中王利杰手上的资源。他扮演的更像是联合创始人的角色,要帮助创业团队在战略方向定义、产品设计、寻找下一轮投资、与行业巨头合作、吸引人才、市场营销、媒体公关等各个方面发力。

于是,一种被叫做“早期天使”的模式诞生了。一群朋友来出钱凑100万。然后投10到15家公司,只做个占2%、3%股份的小股东。

王利杰说,别看只投了5万、10万,和期权大不一样。“首先自己是真金白银投现金了,那么理论上随时有套现退出的权利。然后,公司的重大决策自己都要参与,而且还要签字。此外,自己的名字是要进工商资料的,让权益有了法律保障。”

一年半时间,他大概投了50个项目,全部是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项目,包括乐蛙、魔趣、微精、旅行淘、触景无限、快说、天籁传音、易科、巨鹿移动、时光流、时差网、订车网等。

由于项目众多,通常他在投一个项目时,和创业者谈一两个小时就决定投资了,甚至来不及去做太多的尽职调查。“通常这个人靠不靠谱,聊一二十分钟就大概知道,后面再聊一聊证明自己的判断。”王利杰总结道,早期投资就是对人的投资,投对了人,哪怕第一个项目失败了,还可以投后面的项目。因此老朋友的创业项目或者老朋友推荐的创业项目,通常是最靠谱的。

在这50个项目当中,目前最成功的当属做国产Android操作系统的乐蛙了。王利杰在去年4月向乐蛙投资了10万块钱,占2%的股份。乐蛙最近刚刚获得某顶级互联网公司及松禾资本等公司近5000万的战略投资,这一个项目带给王利杰的账面回报已经超过400万—使得其前面总共投出去的400万的成本几乎全部可以收回。但死掉的和几乎打算放弃的项目也有3、4个。

按照模式,50个项目需要耗费非常多的精力去做投后管理。但王利杰更多的是做“被动管理”:平时不太管创业团队,只等他们遇到特别的困难来找他。即使这样,许多时候他也需要面临一些很烦心的事情。

他举例说:1)团队A没钱了,找你借钱;2)团队B和团队C合作产生误解闹别扭,找你说理;3)团队D投诉团队E挖他员工;4)你介绍的上市公司F打算投资你的团队G,但条款要求团队G不许和你同样熟悉的上市公司H合 作!

“我还是比较喜欢处事不惊的人,发生各种事情都能够扛得住。但是年轻的创业者往往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王利杰说。

找机会

在有了投资50个项目的经验后,王利杰总结出,移动互联网最大的爆发空间是对传统产业进行升级改造。在教育、医疗、健身、美容、餐饮、租车、房地产、旅游等几乎所有传统领域中,都存在着这种空间。

找到了空间,还要找到对的人,那种真正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创业者。

随着过去10年来互联网行业创造出大量暴富案例,导致众多创业者陷入误区。许多创业者认为创业就是讲故事、融资然后上市,他们的典型做法是到美国去抄袭一个现成的商业模式,圈一批用户,然后去和投资人一轮轮开会讲故事融资……其结果是,许多创业者开始就忘记了商业的本质。

“创业就是做生意。”王利杰说,他选择投资项目时通常一定要要求有明确的商业模式,这些项目以和传统行业打交道居多,例如帮助餐馆、健身房提升客户数量,相对比较容易从传统商家那里收到钱让自己先活下来。

在中国,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往往把持着最诱人、最需要用户的领域,在那些先需要发展用户再找商业模式的领域,创业者往往根本不是腾讯们的对手。有一位创业者形象的比喻,和腾讯、百度这样的一流拳击高手同场竞技,常会被打得头破血流,而在一个不会练武的村子里,只要你会打两拳,你就是拳术最厉害的人,会备受人们尊敬。

一些创业者概括出了“退而求其次”的创业方式,即在一些腾讯等巨头注意不到的领域,例如和按摩界、餐饮界、烧烤界、早餐界、理发界、家政界、送花界、纺织界、成人用品界、现代养殖界、有机蔬果界、个人护理界、汽车修理界打交道,想办法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这些传统领 域。

这与王利杰不谋而合。他也认为这些领域存在大量的商业机会。“许多人说今年移动互联网不景气,但我看到满地都是机会。”他要做的事情就像是把大众点评网分拆到餐饮、租车、健身、美容等各个领域,每一个领域都有可能成长出一家有体量的公司。

他对移动互联网的这种判断获得了薛蛮子、蔡文胜及松禾资本等投资界大佬的认可。不久前,这些投资人共同向他出资3000万,成立了一个新的PreAngel基金。

基金量级的变化也让投资模式将发生一些变化。这支基金有一些固定的投资条件:最贵能接受的是投资50万占10%股份的公司;投资协议中会要求项目今后再融资需优先考虑松禾资本、蔡文胜、薛蛮子的天使投资,保证这支基金LP们的投资优先权。

“我到现在总结下来,做投资,做早期投资至少70%是运气,只有30%是靠你的努力的。最终比的是运气。运气成分太重要了。”王利杰总结道,做早期投资心态最重要,“成了就成了,不成也无所谓”。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徐州海尔空调维修售后服务中心电话

空调压缩机不能启动

空调不制冷原因以及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