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薛翠讲述来自巴西三农问题的一线调研心得上狮紫珠

发布时间:2020-10-19 06:50:17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薛翠:讲述来自巴西三农问题的一线调研心得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副教授薛翠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来自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副教授薛翠女士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薛翠:我们学院虽然是去年才刚刚成立的,但是我们的学校有悠久的历史。到现在我们已经有百年的乡村建设的历史,我们的先辈又有国际的眼光,他们有一些是留洋的,有的是土生土长的,但是他们在思考人类的文明。我们谈到乡村建设,其实这也是一个世界的问题。现在很多人都在探讨中国农村未来的发展,其实也应该思考世界的农村未来应该怎么样?

09-10年,我们曾经到巴西做考察和采访,基本上是考察巴西的三农问题,之后每年我都会去到巴西去考察和调研。目前中国和巴西尤其是拉美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我想告诉大家,原因是有多种的。第一个是我们中国开始崛起,同时因为要现代化,我们要有能源,我们经常会到巴西买原材料,同时,因为我们无法在全球拿到大豆的定价权,以前我们的大豆是自产自销的,因为大豆的大规模进口,导致了我们的大豆产业基本上崩溃了。

巴西在拉美来说,基本上等于中国在亚洲,是所谓的老大哥的地位。它面临着两种困境,一个是有300多年的殖民历史,他们还是延用农场和甘蔗园的经济制度,他们无法完成所有的土地革命,在全世界,唯一能够完成所有的土地革命的,基本上就只有中国。我们在考察巴西和中国的土地制度时,我们必须要强调,到现在我们的土地所有权是在国家或者说集体手里。而在巴西不是,他们很多是在大地主手里。在巴西像甘蔗,你以前种甘蔗可以由糖,但是现在是用来做清洁能源的。他们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原来大地主的制度,同时资本也投入到大宗的粮产品,在突破的问题上,他们面临一个怎么让小农获得土地,同时也开展有机的耕作。改变原来殖民经济的制度,殖民经济是什么?就是只让你种经济作物,不让你种粮食,你的粮食是国外进口的。尽管我们的米是自己生产的,但是大豆我们控制不了,我们进口大量的大豆,现在形成了非常大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到巴西,他们就说你们中国又来抢地,来买原材料。我说我们大陆也面临着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大豆也破产了,我们的大豆都是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最近北京开了一个会,专门讨论转基因和国家安全问题。习主席提出,我们的粮食要自己控制。现在转基因不仅是中国要面对的问题,当地巴西的小农也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他们也不希望他们的土地由大地主和跨国公司来控制,因为最后的收益不是在小农那里,而是在跨国公司和大地主手里。而我们的小农也面对一些问题,我们之间是不是可以合作交流呢?

接待我的组织是MST,他们想突破一个困境,就是怎么样让小农获得土地。我们的土地革命是以农民,以先烈的鲜血来换取的,不用一分钱来买。而它们的改革,基本上都是农民承担最后的成本。巴西的做法是让政府来出钱给大地主,然后把地收回来,再分配给农民。但是他们现在也希望这种做法可以让农民贷款来实现,比如说向银行贷款,但是个问题最后会导致农民负债累累。当前比如说在尼泊尔也一样,他们也有所谓的毛派,他们的土地的交易或者说土地革命是希望以武装夺取的方式来获得土地。但是最后到议会的时候,又把土地还给大地主,让大地主再分配,所以尼泊尔的土地革命基本上是一塌糊涂的。国家的主权是在于说革命党把所有国有资源都收回来。巴西现在还没有办法进行所谓的彻底的土地革命,所以当这些农民面临着获取土地的问题。另外,全部都给跨国公司包围了,尽管他们很辛苦的去让农民获得土地,或者进行有机耕作,帮助他们合办合作社,但是也面临被外国资本完全控制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要重视这一点。

他们的口号一个是Occupy,就是占有土地。第二个是反抗,要让所有资源可以集中在最贫穷的人群中,然后进行生产,生产口粮而不再生产所谓的经济作物。因为口粮被人家控制,你就永远被人家控制。

建国中医院

四川生殖健康专科医院

成都治疗男科的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