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给毒枭当卧底原禁毒副总队长与毒枭一起伏法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01:51 阅读: 来源:珍珠岩防火隔离带厂家

给毒枭当卧底 原禁毒副总队长与毒枭一起伏法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图片来源:重庆晨报

毒枭助他步步高升 他给毒枭当卧底

原禁毒副总队长与毒枭一起伏法

今年1月6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核准:重庆头号大毒枭敖兴满犯贩卖、运输毒品罪,故意杀人罪,决定执行死刑;敖兴满的同伙周光全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决定执行死刑。

当天,同样被核准执行死刑的,还有他们的保护伞———曾是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的罗力。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1月6日对上述3名死刑犯执行了死刑。

该团伙的另外一名主犯许其贵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人物简介

敖兴满,1955年生,沙坪坝人,初中文化。因其为人狡猾、做事老辣,江湖人称“老特务”。他曾因犯抢劫罪、流氓罪、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996年刑满释放后开始涉毒,是我市首批从事毒品批量交易犯罪的“开山鼻祖”。

■为了感谢手下死忠,大毒枭竟为被处决的手下立碑:“忠魂上九霄 美名传千古!”

■为了躲避警方追逃,制贩毒骨干竟疏通关系,神鬼不知地藏身进了监狱。

■为了回报毒枭的“恩惠”,禁毒警官竟在审讯室里直接为其示意“递托”。

■先后37次立功受奖的警界标杆,竟示意大毒枭做掉威胁自己的绊脚石。

■这些“毒帮”手枪、手榴弹俱全,毒品持有量占重庆市场的七成以上。

2009年6月28日,一封举报信揭开了重庆缉毒史上最大黑幕,也引发了重庆缉毒史上最大肃腐。

这封举报信,直接寄到时任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手里。信中提到的3个人名“敖兴满”、“谭力仁”、“罗力”,成了一个月后重庆“7·30”打黑专案组全力围剿的目标。

日前,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核准,“7·30专案”中的4名死刑人员、5名死缓人员,以及一干无期徒刑和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涉案人员将先后伏法。

重庆两代毒枭如何发迹?警界标杆人物罗力又是如何堕落、腐化到与毒枭为伍的?

重庆警方“7·30”打黑专案组首次向媒体披露了市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及其庇护下的大毒枭覆灭记。

??? 一代毒枭敖兴满:垄断重庆 毒品批发

出狱后开启贩卖毒品人生

仅两单生意,入干股的中间人便获利200万元

服刑期间,敖兴满结识了狱友谭力仁。两人狱中相约:日后干一番“大事业”。

出狱后,只有初中文化的二人把目标锁定在贩毒上。此时,批量毒品交易在我市还没有先河。

敖兴满有个发小兼同学,叫周光全。周光全认识长年在缅甸从事毒品批量交易的中国籍毒贩胡杰。敖兴满请周光全为自己引荐胡杰,并承诺让其入干股。

随着货源和销货渠道搭建完毕,谁来充当贩毒保护伞成了关键。在精心物色良久后,敖兴满将保护伞的人选锁定在当时只是普通禁毒民警的罗力身上。他打听到罗力的喜好:踢球、泡吧,不遗余力地陪他耍,还在逢年过节时施以小恩小惠。两人关系迅速升温。

前期工作准备就绪后,1998年,在周光全牵线搭桥下,敖兴满和胡杰开始了第一次合作:敖以6万元/700克(一件)的价格,从胡手中购得走私入境的海洛因。警方介绍,胡、敖每次交易出货都在10公斤以上。

警方查证,仅仅两单生意后,入干股的周光全就收到敖兴满支付给他的感谢费200万元人民币!周光全用这笔钱全款买了一套别墅。

提供线索扶持保护伞壮大

打掉对手,“政治贿赂”将民警拉下水

此后,敖兴满的生意一发不可收拾,因在重庆开创了毒品批量交易的先河,他迅速成为龙头老大。

树大招风,敖兴满渐渐感到了危机,开始向罗力“行贿”,贿赂的不是金钱女人,而是线索。

当时,罗力仅是普通民警。他雄心勃勃渴望干出一番业绩,逐步上位。于是,当敖兴满声称自己有毒品线索可以举报时,罗力欣然接受。

敖兴满将自己的“政治行贿”和“打掉对手”完美结合,凡不听命于自己、不按“规矩”出牌的竞争对手,都成了他孝敬罗力、借刀杀人的线索。

正是依靠敖兴满提供的这些线索,罗力的缉毒事业大有起色,他相继破获了一些重庆缉毒领域的大案要案,逐步上位。

为了拉拢罗力,敖兴满甚至多次牺牲一些马仔,将自己的少量毒品交易暴露给罗力,助其立功。

“为了让罗力上位,扶持保护伞壮大,敖兴满的‘行贿艺术’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专案民警介绍,从1998年到2009年,罗力因功从一名普通缉毒民警,成为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副总队长。|

两次致命打击失去左膀右臂

一人死忠一人造反,为前者立碑对后者追杀

这样畸形的“双赢”局面,在2000年时遭遇了一场危机。

当年6月9日,敖兴满的得力干将周瑜,因为非法持有毒品,被市公安局缉毒民警抓获,当场查获海洛因50公斤。

次日,敖兴满召集周光全和胡杰商议对策。在不明周瑜审讯局势的情况下,敖兴满等人决定立马飞赴深圳,暂避风头。

抵达深圳后,3人觉得利用保护伞的时候到了。敖兴满致电罗力:周瑜和50公斤毒品都是自己的人和货,请求罗力及时传递周瑜的审讯信息。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周瑜被执行死刑后,罗力向敖兴满通报:周瑜把此事全部扛了,此案不再追查。

就这样,在罗力的示意和保护下,敖兴满等人返回重庆,继续经营贩毒网络。

为了感谢和铭记周瑜的死忠,敖兴满不仅付给周瑜家人一大笔赡养费,还专门为其立下了一座奢华墓碑,题字“忠魂上九霄 美名传千古”。对于毒贩而言,这个题字根本就是莫大讽刺。

如果说周瑜是敖兴满的左膀,那么负责散货的得力干将、狱友谭力仁,就是敖兴满的右臂。

然而,继2000年失去左膀后,2001年敖兴满又失去右臂,并与其反目成仇。

原来,敖兴满的贩毒网络还覆盖了云南、四川、广东、广西等地。当年,敖兴满携毒去广西“视察”业务时,被铁路警方人赃俱获。谭力仁料定敖兴满必死无疑,私吞了上百万元毒品,决定自立门户。

孰料,敖兴满竟因证据不足取保候审,而后平安返渝。得知谭力仁“造反”,敖兴满派人对其追杀。谭力仁只得离开重庆,亡命天涯。

雇请职业杀手为罗力“除祸”

铲除“夺权”对手,逐渐“收复失地”

在接连遭受打击、失去左膀右臂后,敖兴满的毒品生意开始走下坡路。与此同时,一些小毒贩蠢蠢欲动。张灏便是其中的代表。

然而,2001年8月,张灏的得力手下夏阳平,在一次贩运1000克海洛因时被民警人赃并获。此次行动负责人正是罗力,张灏认为罗力故意整他,打去电话兴师问罪,让罗力必须放走夏阳平,否则就会吐出送红包行贿等事,并威胁要杀其家人。

罗力找到敖兴满,请其出面斡旋。然而,张灏并没有给敖兴满面子。

此后,因为毒品被查获,贩毒渠道被迫中断的张灏团伙出现资金周转困难,进而遭遇追债。张灏躲进我市一家精神病院避风头,威胁罗力:“我现在是精神病人,哪天出来了要杀人也不犯法哟……”

罗力认为张灏早晚是祸害,于是找敖兴满帮忙:“你找几个人去‘收拾’一下他。”

2002年7月初,敖兴满找到职业杀手许其贵(现另案服刑中),答应为其提供枪支,除掉张灏。随后,许其贵在沙坪坝区双碑嘉陵厂河边,召集手下刘洪、赵晓奇商量作案步骤。随后,许其贵将敖提供的一支9毫米口径勃朗宁手枪和子弹交给赵。

7月13日凌晨,刘洪驾驶轿车载着赵晓奇,来到张灏位于渝北区金岛花园附近的住处埋伏。零时30分,张灏外出归来,刚下车,赵晓奇就冲上去对着他的胸部、腹部、手臂连开3枪,致其当场死亡。作案后,赵晓奇坐上刘洪的轿车逃逸。

事后,因为刘洪、赵晓奇外逃,警方的侦破工作几无进展。次年,赵晓奇在一次黑帮火拼中死亡,导致该案一度成为悬案。

完事之后,敖兴满找到罗力:“张灏已经‘洗白’了,以后没人再来骚扰你。”

就这样,两人的“战略同盟关系”越发牢固,敖兴满也借此逐渐“收复失地”,继续对重庆地下毒品市场垄断掌控,直到2009年“打黑除恶”风暴来袭……

本版稿件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朱昕勤

重庆3003合金铝板

济南脚踏开关 usb

辽宁喷雾炭黑价格